北京朝阳交通支队亚运村大队交警敖翔:幽默执法成网红 碰上好捧哏

编辑:品博 浏览:1810次 2016-09-03 06:58:09 | 来源:新京报 | 作者:郭超

北京朝阳交通支队亚运村大队交警敖翔:幽默执法成网红 碰上好捧哏

交警敖翔

<iframe src="https://v.qq.com/iframe/preview.html?vid=q03252duio9&width=500&height=375&auto=0" scrolling="no" marginheight="0" marginwidth="0" width="100%" height="378px" frameborder="0">

最近北京一名交警火了,他在处理一起事故中浓浓的京腔和风趣幽默的话风,被网友称为“交警界的郭德纲”,他更是用丰富的经验,现场识破了涉事司机的谎言,发现了车牌问题。

这段记录现场执法的视频一经播出,网友便迅速截出了这名交警的经典语录。当得知涉事司机离开现场40多分钟去吃饭,他说:“五个人就您一人吃饭了,恭喜你,你先解决了温饱问题。”当涉事司机承认车牌是网上购买的时,他说:“这是你选的号啊还是他给你随机派的号。”此时,涉事司机发现谎话已无法继续编不下去,只好坦白车牌是看到路上同款车辆的号牌,上网买了一副。

9月2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朝阳交通支队亚运村大队见到了视频中的交警敖翔。

敖翔是地道的老北京,从警8年一直在一线工作,工作之余爱看周星驰电影,爱听相声。

对于意外成为网红这事,他表示自己不是段子手,平时还有点小内向。“我媳妇看了视频说挺好的,家人群也都在转,我被自己刷屏了才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成网红了。”

亚运村大队负责人告诉记者,同事们都看到了这段视频,敖翔在处理事故中的方式容易让大家接受,也体现了规范执法。

简短的采访结束后,敖翔戴好对讲机、执法记录仪,骑上摩托车再次投入到周五晚高峰的疏导工作中。

“说我幽默,其实是碰上好捧哏”

新京报:你知道自己火了吗?

敖翔:知道,一下子就火了,太突然。

新京报: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在网上很火的?

敖翔:大概是第三天吧,发现朋友圈被自己刷屏了,还有朋友扔给我一个视频,问“敖翔这是你吗”?

新京报:他们觉得和平常的你不一样吗?

敖翔:他们可能觉得敖翔怎么能成网红,不太确定。

新京报:你家人也知道了吧?

敖翔:家里都知道了,也是从朋友圈看到的,家里的群都在转发,去奶奶家吃饭群,去姥姥家吃饭群,都在议论。

新京报:成网红是什么感觉?

敖翔:觉得压力大了,以后要是再执法,就要说得更有水平了。

新京报:网友们觉得你与当事人沟通挺有水平的。

敖翔:当时就是正常处理一个事故,没想故意表现什么,谢谢网友的理解和支持。但我觉得我还得加强学习,多看书,体现规范执法。

新京报:你自己看过那段视频吗?

敖翔:看了电视上的首播,看完也笑了,话是有点密。我们交警穿上制服就是严格执法的状态,回到家脱了警服就是平头老百姓,以老百姓的视角看视频里的自己,还真有点穿越的感觉。

新京报:视频你说话很幽默,大家都给你编成了段子。

敖翔:其实就像有网友说的,主要是碰上好捧哏了,我说的那些都是顺着对方回答说的。

“用40分钟吃饭不如用40分钟沟通”

新京报:当时是怎么接警的?

敖翔:当天我们指挥室布警,说阜通大街没到宜家那儿有一起事故,双方有些争议,挪不了车。我当时正处理完另外一起事故,随后就赶过去了。

新京报:到现场后是个什么情况?

敖翔:两车事故,后车是丰田,两口子开的,在路边等着民警。前车是一辆红色比亚迪,车里没人。也没人知道当事人哪去了,后来我在前车挡风玻璃下发现了他留的电话,就打电话把他叫回来了。

新京报:大概多长时间回来的?

敖翔:也就10分钟吧,回来以后我问他去哪了,他说去吃饭了。

新京报:所以视频中你说了那句“咱们5个人,就您一个人解决了温饱问题”。

敖翔:这5个人包括另外两位当事人、我、他还有后来赶到的一位记者,大家都在等他一个人。当时晚高峰刚过,因为这俩车没挪造成了一些堵车。

新京报:你怎么处理现场的呢?

敖翔:按照规范核验了对方的行驶本、驾驶证、车辆保险。确定没问题后了解了双方争议,后车也承认可能和前车有轻微接触。我让后车推过来与前车模拟碰撞,用事实让双方了解车损位置再协商赔偿。

新京报:你是怎么发现他车牌有问题的?

敖翔:倒车的时候,我发现他挂的河北牌用了京字扣,按规定这是不可以的,哪里核发牌子,就使用哪里的固封螺丝,固封螺丝有属地标志。

新京报:他给这牌子的来历做了很多解释,但都被你噎回去了。

敖翔:他一会说车停在工地外面让别人偷了,一会又说是别人给的,一会说牌子是淘宝买的。望京这地方哪有什么工地可以停车啊,工地距离他们单位多远,这些我都知道,我说那些就是想让他说点实话,人与人应该有点诚信,我希望用事实让他说真话。

新京报:你追问了几次车牌哪来的,对方一直在掩盖真相。

敖翔:我凭经验第一反应是他车牌动过手脚了,螺丝是可以手拧下来的。我再三追问,就是想听他说真话,把事情调查清楚。最后我还表达了,你用40分钟吃饭,把车停在路上等交警,不如用40分钟和对方沟通,说不定这问题早就解决了。

“这样说话能缓和事故双方气氛”

新京报:像这样的事故你遇到的多吗?

敖翔:我们那片一天有十几起事故吧,比这复杂的有的是。很多时候我就是一个协调员,用自己所学为双方解决问题。

新京报:你和人说话的风格就是这样?

敖翔:基本是这样吧,以前还有更逗的呢,主要是当事人引导你,人家不那么说话,我也发挥不出来。

新京报:这些话你是不是带着情绪表达的?

敖翔:没情绪。我觉得一名交警最基本的操守还是有的,不会带着情绪处理路上的问题。我就是脱口而出,觉得这样说话能拉近大家的距离,缓和现场气氛。

新京报:在处理其他事故时,你也会这样聊天吗?

敖翔: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吧,当时刚上班师傅带也是这样教的,应该多站在当事人角度考虑下,比如说事故责任,直接说这就是你的错你全责,不如说您看,您这么好的车开慢点多好,撞了多不值当。这样对方会好接受,也知道速度快容易发生事故。

“微博粉丝两天内涨了1000多”

新京报:我觉得你是一个性格外向的人,才会这么有趣地说话。

敖翔:我……其实很内向。到了队里以后才慢慢敢于沟通。

新京报:你这个反差也太大了。

敖翔:你看我眼神,是不是呆呆的。我也不是段子手,每天工作很忙,哪有时间编段子。

新京报:你平时是不是爱看一些喜剧电影?

敖翔:我爱看周星驰的电影,基本每部都看过两三遍了。还有葛优的,葛优躺就是网红。

新京报:有网友建议你去和郭德纲说相声,你考虑吗?

敖翔:这事啊,其实就是遇到一个好捧哏了。我自己说不了那么好,如果能向相声大师们学习学习也不错。

新京报:你平时参加单位的文艺活动吗?

敖翔:我还是跑步吧,瘦的时候跑得快,得过局里的第一名。

新京报:你红了之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敖翔:没什么,还是每天执勤上班。对了,微博粉丝两天内涨了1000多,这个算变化。之前就100个,好几年没动了,最近有网友留言,让我跨界发展说相声去。

新京报:你也是有粉丝的人了,有网友通过我向你问好,打听哪能遇到你?

敖翔:专门看我还是算了,看到我的不是去修理厂就是去银行交罚款。返回品博网首页>>

打印
繁体
投稿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