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betway

刘鹤同特朗普2020年1月15日在白宫正式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编辑:品博 浏览:150次 2020-01-16 09:19:07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刘鹤同特朗普2020年1月15日在白宫正式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刘鹤,特朗普,白宫,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刘鹤同特朗普2020年1月15日在白宫正式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刘鹤,特朗普,白宫,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刘鹤同特朗普2020年1月15日在白宫正式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刘鹤,特朗普,白宫,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当地时间1月15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正式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超常的高规格签字仪式,经久不息的掌声,透射出强化“走向贸易止战”利好信号的意愿。人们公认,这个成果是朝着解决问题的方向前进的一步,是符合中美两国共同利益,有利于世界和平与繁荣的一步。

协议文本包括:

序言、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食品和农产品、金融服务、汇率和透明度、扩大贸易、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最终条款九个章节。同时,双方达成一致,美方将履行分阶段取消对华产品加征关税的相关承诺,实现加征关税由升到降的转变。

人们应当记得2019年12月13日,当中美双方宣布就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时,国际市场呈现一连串积极反响,足以说明双方企业和市场的振奋情绪;美方立即评论称“可能是贸易史上最重要的一天”。更要记得,国际市场之前笼罩着什么样的气氛——2019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用普希金的诗句“秋的寒意拂来,道路封冻”来形容当时的世界经济景象。两相对比,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格奥尔基耶娃在协议签署仪式举行之际,由衷祝贺中美双方达成了一个“强大的贸易协议”。

近两年来,中美经贸关系走过了一段极不寻常之路。

多少次风吹浪打,多少回云聚云散,国际社会聚焦的目光充满焦虑,世界经济因此而生的不确定感扑面而来。看看人心所向,无论是中美两国人民还是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民,迫切需要全球供应链、价值链良性运转,共同期盼经济全球化大潮带给世界河清海晏、时和岁丰的美好景象。如何顺应并引领经济全球化大势,已经成为考验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责任担当的重要问题。

停止贸易战,双方都必须采取相向而行、管控分歧的行动。

“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中美两国历史文化传统、社会制度、发展道路、发展阶段不同,客观理性对待彼此之间方方面面存在的差异,辩证思考相互借鉴和共同进步的意义,深刻领会合作才是双方唯一正确选择的道理,携手开辟求同存异、合作共赢的道路,离不开非凡的战略眼光、卓越的政治智慧。2018年以来,中美两国元首两度会晤,7次通电话,就解决中美经贸问题形成了共识,明确了原则,指引了方向。在两国元首共识引领下,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13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同美国贸易代表、财政部长通话20多次。异常艰苦的跋涉过程中,纵使疾风暴雨来袭,中方亦能始终保持理性、冷静,从维护两国共同利益和世界贸易秩序大局出发,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以最大的耐心和诚意回应美方提出的关切,以求同存异的态度妥善处理分歧,克服各种困难,提出务实解决方案。打打谈谈,边打边谈,几度遇挫,成果来之不易。更要看到,这也是一个中美相互认识意志决心、实力能量的风雨历程——领悟真知,用正确思想指导实践,方能不枉费付出的所有努力。

客观地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体现了中美双方的关切,是一份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形成的互利共赢协议。

达成协议的事实说明,互利共赢是中美经贸合作必须把握的主流,双方始终尊重对方国家尊严、主权、核心利益,就能够克服前进中出现的困难。遵守协议的约定,有利于中美两国扩大贸易合作,特别是有利于两国资源优化配置、经济结构调整,为中美两国企业和全球投资者创造更加稳定的预期,这也是全球生产者、消费者和投资者的共同利益所在。

从“跨越太平洋的握手”到“跨越太平洋的合作”,新时代中美经贸关系理当维护良性发展的好势头。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总体上符合中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大方向,符合自身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要。中国坚持做好自己的事情,按照自己的节奏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随着中国国内市场的扩大,中国企业按照世贸组织规则和市场化、商业化原则,增加从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进口优质、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有助于顺应国内消费升级的趋势,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合作总比摩擦好,对话总比对抗强。

解决中美经贸问题具有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维护中美经贸合作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中美建交40多年来的实践一再证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的基本事实始终未变。只要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遵循平等和相互尊重原则,拿出决不被任何困难压倒的意志和行动,办法总会比困难多。现在,中美双方同意建立评估和争端解决安排,对今后中美通过磋商共同探讨解决问题的建设性方案,力争避免矛盾升级,维护双边经贸关系稳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风物长宜放眼量。2017年,习近平主席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指出:“面对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正确的选择是,充分利用一切机遇,合作应对一切挑战,引导好经济全球化走向。”同样在那一年,习近平主席在中美两国元首会晤时强调:“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中美两国拥有广泛共同利益,对世界经济健康稳定发展具有重要影响作用。现在,中美经贸关系已经站到一个新的起点。从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根本利益出发,共同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始终把握历史前进的正确方向,中美双方使命在肩,任重道远。

当地时间周三下午,中国经贸代表团在华盛顿与美方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后,召开了中方记者会,回答有关问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在回答中国日报记者有关协议对中国未来科技发展和中美未来科技合作影响时表示,中美经贸第一阶段协议只包含一般性技术转让业务,具体的技术转让还没有完全的完成。他表示,中国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靠技术进步,保护知识产权有利于保障技术进步。协议的签署对保护知识产权有积极正面作用。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中国经济创新发展的需要。双方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内容总体是平衡的

中美双方就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进行了深入讨论,在商业秘密保护、与药品相关的知识产权问题、专利有效期延长、地理标志、打击电子商务平台上存在的盗版和假冒、打击盗版和假冒产品的生产和出口、打击商标恶意注册,以及加强知识产权司法执行和程序等方面达成共识。

“协议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内容,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是中国经济创新发展的需要。”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高凌云认为,长期以来,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双方相向而行所达成的共识,符合中方关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改革方向,有利于保护创新,有利于国外知识产权更多地进入中国,建设创新型国家、创新型企业。

比如,关于加强一般专利和商标保护。很多中国知名企业也会碰到商标“被抢注”的现象;有些个人为了谋取利益,甚至一次恶意注册几百个商标。而建立打击恶意注册商标的制度,有利于更好地保护中国市场上所有企业的合法权益。

再如,关于加强保护企业商业秘密、打击侵权假冒。高凌云认为,这有利于更好地保护创新,激发企业的创新积极性。

“从协议文本看,双方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内容总体是平衡的。”高凌云说,在知识产权方面,双方的权利义务是对等的、互惠互利的,既保护美国企业,也保护中国企业,既保护美国企业到中国的投资,也保护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把知识产权保护好,也有利于更多国外知识产权和外资进入中国。

进一步完善在技术转让方面的制度,完全符合中方改革开放方向。双方在技术转让方面权利义务对等

在技术转让方面,中美双方达成了一系列共识。协议强调,双方企业可以自由进入对方市场,并且进行公开、自由的运营;技术转让和技术许可按照市场原则自愿进行,政府不支持、指导自然人或者企业开展扭曲竞争的,以获取技术为目的的对外投资。

“事实上,中国从来没有强制外国企业转让技术的政策。保障企业基于自愿原则和商业规则开展技术合作,有利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有利于营造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有利于推动实现高质量发展,符合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方向。”高凌云说。

高凌云说,值得注意的是,在技术转让这一章节,双方达成的所有协议都是权利义务对等的。比如,双方收购、设立合资企业时,不得强制对方转让技术;不能通过行政管理、行政许可等要求,强制对方转让技术;双方不得将转让技术或者使用对方技术作为市场准入的条件;双方保持行政管理、行政许可透明,在行政监管审查过程中对企业敏感技术信息保密;双方保证对对方企业的执法透明、公平等。“这份双方平衡的协议,有利于保障我国企业在美国更加公平地开展业务。”高凌云说。

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积极履行在技术转让方面的承诺。“进一步完善在技术转让方面的制度,完全符合中方改革开放方向,有利于推动政府职能由研发管理向创新服务转变,创造更加尊重知识价值的营商环境,激发创新型国家发展的更大动力。”高凌云说。

增加中美农业合作有利于满足我国消费需求,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农业发展质量

根据协议,中美将加强和促进双方农业领域合作。“总体看,农业协议是平等互利的,我国农民和农业发展将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院、经济学院教授程大为说。

协议提出,中方将按照加入世贸组织承诺,完善小麦、玉米、大米关税配额管理办法。程大为表示,按照配额管理,中国一年将进口总量2000多万吨的谷物,占全年粮食消费量的比例不过3.4%,即便全部用完配额,对国内市场影响也很小,“中国人的饭碗依然端得稳,饭碗里装的主要仍是中国粮。”程大为说。

在经贸磋商期间,美国已发布最终规则,承认中国鲇鱼监管体系与美国等效,允许中国的熟制禽肉输美。协议规定,美国将允许中国产香梨、柑橘、鲜枣等农产品出口美国。美方作出的这些承诺将带给中国农业企业和农民更多市场机会。

根据协议,中方将增加对美国乳品、牛肉、大豆、水产品、水果、饲料、宠物食品等农产品进口,今后两年平均进口规模为400亿美元。在程大为看来,中美双方农业互补性很强,是天然的农业合作伙伴,扩大自美农产品进口有利于满足我国消费需求,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农业发展质量。

2018年,我国大豆消费量为1.05亿吨,国内产量仅1600万吨,缺口十分明显。扩大进口美国大豆,将有效缓解国内紧缺,满足国内饲料蛋白需求。此外,我国农产品消费结构正在升级,扩大进口有利于优化食品结构、丰富百姓餐桌、更好满足美好生活需要,也有利于节约资源,推动国内农业加快创新步伐、提高生产效率。

值得注意的是,中方增加自美进口农产品,要基于市场原则,由市场主体自主决策。美国农产品的价格应当有竞争力,必须符合中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标准。“这就意味着,美国企业想在中国市场上获得份额,必须提高竞争力,让中国企业和消费者自愿购买,这也避免了部分美国供应商‘坐地起价’的可能。”程大为说。

金融服务开放对双方都是利好,相关承诺与近年来中国自主、有序推动的金融业开放是一致的

根据协议,中美双方将在银行、证券、保险、电子支付等领域提供公平、有效、非歧视的市场准入待遇。对此,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东艳认为,金融业对外开放是中国长期以来的既定方针。近年来,中国自主推动了新一轮金融业开放,大幅放宽了外资在银行、证券、保险等领域的市场准入。这些措施在很大程度上基本涵盖了协议中关于金融服务的内容,并对所有国家的金融机构都一视同仁。

“金融服务开放对双方都是利好,协议中既有中方的承诺,也有美方的承诺,将有利于中国金融企业更好走出去,到美国开展业务。”东艳说。

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扩大金融服务开放后,更多外资企业可能进入中国,是否会对金融安全产生不利影响?

“扩大金融服务开放更多体现为商业领域合作,与资本账户等方面的开放是两回事,不会对国家金融安全带来不利影响。”东艳表示,从协议内容和近年来的金融开放实践看,中国的金融业开放并非一放了之、放任自流,金融监管部门还将持续完善监管体系,使监管水平与开放程度相适应,进一步保证国家金融安全。

东艳认为,我国已经成为银行业总资产规模全球第一、保费收入全球第二的金融大国,中国金融企业完全有能力与国际金融巨头同台竞技,并在你追我赶中实现高质量发展。

双方就汇率问题达成平等互利的共识,协议相关内容绝非《广场协议》的翻版

中美经贸摩擦中,汇率问题一度是争议焦点之一。此次签署的协议中,双方就汇率问题达成平等互利的共识,并明确了汇率问题上两国都要平等对待,权利和义务要平等,双方都要尊重对方货币政策自主权等重要原则。

东艳表示,中美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和SDR篮子货币国家,就汇率问题达成平等互利的共识,既有利于两国增进互信、协商解决分歧,也有利于全球外汇市场的有序运行,为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做出积极贡献。

历史上,美国曾通过《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大幅升值,以此来削弱日本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一些人担心,协议相关内容是不是《广场协议》的翻版?会不会对人民币汇率稳定和出口产生负面影响?

“协议相关内容绝非《广场协议》的翻版。”东艳表示,此次协议中有关汇率的内容,体现出平等互利和尊重对方货币政策自主权的原则,包括不搞竞争性贬值、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的,这从根本上保障了我国汇率政策自主权,不会带来像《广场协议》那样的不利后果。

此次协议中双方均认可,汇率问题与汇率评估本质上是一个多边问题,任何一方不能单独做判断。这将有助于妥善解决美方一些人乱贴“汇率操纵国”标签等问题,减少中美在汇率问题上的争议和分歧,保持外汇市场和金融市场的稳定运行。

扩大自美进口规模符合我国既定方针和现实所需,将由中国企业和消费者根据市场原则自愿购买,政府不会为实现这一规模而采取行政指令、财政补贴等方式

协议提出,中方将扩大自美农产品、能源产品、工业制成品、服务产品进口,未来两年的进口规模,要在2017年基数上增加不少于2000亿美元。对此,程大为认为,“中美双边贸易具有很强互补性。扩大进口有利于优化资源配置、调整产业结构、适应消费需求、促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程大为表示,中方从不刻意追求贸易顺差,始终追求自由贸易,坚持通过扩大进口实现外贸平衡发展。连续两年举办进博会、大幅度降低部分进口商品关税已经充分说明,扩大进口是中方的既定方针和一贯的工作方向。

扩大进口符合经济规律。与美国相比,中国在制造业、服务业、农业等领域尚有差距,扩大自美进口有利于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提高国内企业创新能力和经营效率,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增加自美能源进口,将有助于我国实现能源进口多元化,保障能源供给安全。而且双方将基于市场价格和商业考虑开展采购活动。

扩大进口会不会冲击中国产业?程大为认为,短期看,扩大进口可能会影响部分中国企业的市场空间,但看大局、看长远,技术进口的溢出效应、先进管理理念和机制的引入以及外部压力和良性竞争的倒逼都将有利于我国产业加快转型升级。

未来两年自美进口增加不少于2000亿美元能否实现?程大为认为,首先,我国拥有近14亿人口的大市场和4亿中等收入群体,中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对中国市场需求的稳定增长要有足够信心。其次,不少于2000亿美元的商品将由中国企业和消费者根据市场原则自愿购买,“政府不会为实现这一规模而采取行政指令、财政补贴等方式。”此外,为实现这一规模,美方也要创造有利条件,应确保采取适当举措以便有足够的美国商品和服务供中国采购和进口。这还将推进美国将一些中国企业移出“实体清单”,“如果中国企业因为‘实体清单’限制而在经营上受到影响、采购能力打折,无法进口足够的产品和服务,那么责任就完全在美方。”程大为说。

扩大自美进口,会不会影响其他贸易伙伴的利益?程大为认为,“中国市场空间巨大,也始终欢迎各国供应商平等竞争,只要各国的产品和服务足够优质,就不愁在中国市场找不到空间。”

在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中,中美双方权利义务完全对等,它决不是美国监督中国的单边机制

协议按照对等原则,明确了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对此,复旦大学网络空间研究基地主任沈逸认为,这是全球化背景下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创新。

这一机制是在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之外,为中美两国解决贸易纠纷增加了一种新渠道。沈逸认为,“这一机制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坚持了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基本原则,双方将保留各自在WTO项下的基本权利。在此基础上,双方能够及时就重大贸易问题开展双边磋商,能够有效避免贸易冲突升级,维护贸易关系稳定发展。”

“在这个机制中,中美双方权利义务完全对等,它决不是美国监督中国的单边机制。不仅允许美方就扩大商品进出口发起磋商,中方同样也可以就扩大进出口发起磋商。”沈逸说,如果中国愿意进口美国某种商品,而事实上存在进口难度,即所谓“想买,买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主动发起双边磋商,邀请美方到谈判桌上谈一谈,这就为我进口美国限制性商品搭建了“梯子”。

“比如,以前美方在一些高科技领域对我实行出口管制,连谈判的可能都没有。如今,有了这个磋商机制,我们就能够就扩大美高科技产品进口发起磋商,这就为我进口相关高技术产品提供了可能。”沈逸说。

中国国经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表示,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是经过中方艰苦谈判取得的。这是一个比较平衡、比较公平的机制,体现了对等原则。这一机制与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不是取代关系,而是一种补充和创新,体现了与时俱进的制度创新。

“现在全球化、信息化深入推进,经贸发展日新月异,多边规则同样需要与时俱进。在WTO加快改革的背景下,中美双方通过协议明确了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为多边机制改革进行了探索,对其他相关国家妥善解决贸易争端也具有借鉴意义。”张燕生说。

关税退坡符合第一阶段谈判预期,为下一步谈判争取了主动

协议推动美方实现对华加征关税由升到降的转折,包括暂停原定去年12月15日要加征的关税,并将去年9月1日生效的对华加征关税税率从15%降至7.5%。对此,沈逸认为,目前中美之间达成的是第一阶段协议,关税退坡也是阶段性的,符合预期。值得注意的是,这是美方一些人近两年频频舞动关税大棒后,第一次对有关贸易相关方做出关税退让,充分证明中方谈判取得了重大成果。

沈逸认为,谈判是一个相互博弈的过程,也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过程。目前,相当一部分商品在关税退让后,对大多数企业来说,是能够对冲和消化的,也为下一步谈判争取了主动。

“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治理能力建设加快成熟和完善。经过经贸摩擦洗礼,中国企业将更加强大。”沈逸表示。

张燕生认为,在目前阶段,7.5%的关税额度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随着下一阶段中美经贸谈判的深入推进,中方完全有信心、有办法、有能力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推进中美经贸关系行稳致远。”

受访专家普遍认为,经过近两年的艰苦谈判,中美双方最终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体现了合作共赢的原则,有利于中国,有利于美国,也有利于全世界,能够有效稳定市场、稳定预期,符合各方利益,也符合中国全方位扩大开放的大格局。协议的达成,推动中美经贸关系重回正轨,为世界各国处理经贸摩擦提供了典范。

中美建交以来,双边经贸关系不断发展,贸易和投资等合作取得丰硕成果,实现了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同时也应看到,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和贸易大国,中美两国经济发展阶段、经济制度不同,而且经贸交往规模庞大、内涵丰富、覆盖面广、涉及主体多元、利益深度交融,产生一些矛盾分歧在所难免,解决中美经贸问题具有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

中国始终坚持,分歧和摩擦最终需要通过对话和磋商来解决。协议的签署,意味着对话磋商取得了初步进展,但这也只是解决问题过程中的一部分。对此,我们需要保持平常心,继续以理性和建设性的态度解决问题,坚持采取合作的方式推动达成互利双赢的协议。当然,在朝着更好方向努力的同时,我国也具备强大的能力、做好了扎实的准备,足以应对各种挑战与压力。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下一步,中国将始终坚持改革开放的既定方向和节奏,坚持做好自己的事,努力实现中国经济行稳致远,创造世界经济更加美好的明天。返回品博网首页>>

打印
繁体
投稿
关闭
返回顶部